一一

等等唯一本命,萌水仙,双b心头好,all等宁拆不逆。二次元cp墙头与时俱进≧ω≦。

记《麻雀》: 一篇私心满满的读后感(并不)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从头虐到尾的糖堆儿啊QAQ

山山而海:

许久不码字的我


大半夜看完了小说
总想说点什么

不负责任的书评和剧评
夹带大量私货
毕竟我对山海大大的迷妹力 已经爆表了

短短11万的文字 留白很多 遐想空间很多 感觉更适合拍成电影 从头到尾都用阴沉滤镜的那种 黎明之前的时代 本就是暗无天日

小说里所有的感情都是淡淡的 点到为止 或者说 戛然而止
改编扩写成65集的电视剧 已经做好崩人设的心理准备 即使他们出自同一个作者 但在原著画下句点瞬时 角色已经不属于他了

把电视剧当成AU来看可能更好
毕竟李易峰的陈深跟小说里的陈深完全不是同一种气质 无关演技 也许从长相上就已大相径庭 李易峰的脸 演一个中年男子 毫无说服力
原著里的陈深 虽流连舞池 却总有种看透世事无恋人间的淡漠感 他只喝格瓦斯 除此之外 仅热衷于为人剃头罢了
从宰相牺牲的那一刻 或者早在那之前 熬着漫长潜伏期的他 已经仅剩具空壳了 留一点残存的使命感 如他所抽樱桃牌香烟头上冒着的星点火光 将灭未灭

电视剧还是小说 我总是更偏爱小说 无论先看 还是后补 文字总是能表达更多的情感 或者 隐藏更多的情感

更喜欢小说对人物情感关系的刻画 往往一句话便足以 道尽千言万语 每段感情都是一个深藏的秘密 不动声色 却又暗潮涌动
谁和谁之间都有情 又都无情

乱世之中 小情小爱似乎只能沦为点缀 却像书中不停歇的雨 打的人心都湿湿的
小说里 没有谁是爱情的胜者 爱人的和被爱的 同等的无望和悲哀

电视剧却把一切凸显地粗暴直白了 特意刻画的深情眼神 不断循回往复的回忆 毫不掩饰的嫉妒 直接上演了一场民国言情偶像剧 狗血的三角剧情 不知道这是剧本的锅 演员的锅 还是导演的锅呢?

或许我就不该去看原著 这样我对电视剧就不会突然地苛刻起来 也就不用时刻提心吊胆着 剧情会猝不及防地变更

麻雀电视剧从选角上 似乎就已经走上了错误的道路 李易峰之于陈深 不是不配 也许是不对吧

没看原著的我 还可以坦然面对李易峰对陈深的塑造 周冬雨对徐碧城的刻画(女主的锅或许要编剧/直男原作者来背 毕竟小说对徐碧城的刻画并不多 论比重 李小男才是真正的女主 但我觉得冬雨妹子完全可以更好地去揣摩一下原作角色)
看完小说的我 只觉众多角色都略OOC了 并且完全无法理解那些说李易峰演出了他们心目中陈深的原著党 我觉得我们看的 一定不是同一本麻雀

依旧谈回电视剧麻雀

李默群 毕忠良 无差别可带入原著脑补
李小冉后期表演真的很宰相 似孤云消散 就这样仓促又淡然地迎来了死亡

苏三省看选角和片花是值得期待的 而且三观不正的我 就偏爱黑到底的反派角色(没错 就是看脸!以及私心想吃酥糖的我已经等疯了)
看了尹正小哥的微博,觉得他对角色的理解还是很到位的 在苏三省的世界里 并无所谓的正道 只有于淤泥中向上攀爬的欲望

若昀哥哥的唐山海 被扩充剧情后 确实人设略偏 但大体走向应该没什么问题
原作对其刻画也不多 我看小说时 直接无压力带入演员脸了
何况张若昀的演技不评好坏 一个字 —— 苏

小说里的唐山海 自带高高在上的疏离感 养尊处优的少爷 举手投足都带着天生的贵族做派 抽雪茄 评洋酒 书中唯一被作者描写为“一个十足的美男子”的角色
陈深在他面前 “很像是一名瘪三”
同为叛国投汪者 苏三省自觉 “像一只哈巴狗一样湿漉漉地堆着笑站在唐山海面前”

唐山海哪有一点会像个投靠汪伪的汉奸了 但在没有莽撞暴露前 又有哪点值得被怀疑为是军统的潜伏呢?

于是苏三省对其总是怀着股莫名的怨恨与妒忌了 同样的“出处”与“选择” 有些人仿佛生来注定光明(单箭头的求而不得啊旁友!嗑酥糖么)

如果说 陈深爱国像是一种没有选择与退路的使命 唐山海爱国则像是他的生命 忠于国党的信仰始终流淌在他血液里的 沸腾着 直到死去的那一刻才平歇(啊谁也不能阻止我表白日常被活埋的山海大大)

柳美娜 虽换了痴恋的对象 但跟小说贴合度并不算低 无派无系的她 只是忠于一个女人的情感(目前电视剧还未展开美娜线 仅是猜测 暂不妄下定论了)
况且这改编的感情线 我是极其期待的 死在爱人的枪下和怀里 多么带感(对,鄙人all唐)
毕竟若照原著人人皆对陈队有情的设定 未免太过杰克苏了 只能说在直男作者眼里 剃头这个技能 非常撩妹

电视剧李小男还算不错 阙清子演得倒是讨喜 但依旧差了那么点感觉 还是老一句 情感表达皆过于直白了
小说里的李小男 是一个真正的烈士 是让我记忆最深的女性角色 她才是麻雀里精神上的女主
于原著陈深 李家两姐妹才是他真正亏欠并无法忘怀的 徐碧城于他 起初是一段无疾而终的眷恋 其后是唐山海临终前的托付

陈深与徐碧城 还未开始 便注定了结束
而李小男 是治他这个病人的医生 是他听了一辈子的周璇的《夜上海》
最后眼角的一滴泪 陈深为李小男而流

小说麻雀的尾声 陈深永远记住了李小男最爱的歌手 依旧惦挂着待他如亲姐般 毕忠良的妻子刘兰芝 却早与徐碧城 相忘于江湖了

周冬雨的脸 虽然稚嫩 代入徐碧城似乎也不违和
只有陈深 他绝不可能长着一张李易峰的脸

其实我很喜欢小说里的陈深
他说 “天就快亮了” 我听了竟想落泪
他是一个活着比死去更伟大的人

“就算他是一棵草 也总会在每年春天的时候 被春风记起”

我想 电视剧最还原的 大概就是那群叽叽喳喳的麻雀了

这篇感想若是发到微博豆瓣 大概又会有一群蜜蜂把我打成男三粉 指责我踩李捧张 难道长得帅就不能演谍战了云云

可我真的不爱张若昀呀 我只是他所有角色的迷妹而已
现在的我 一心念着唐队 无论是在文里死去的 还是在剧中将死的

如人所说 疯了一样地想看唱长城谣的唐山海 想到平白生出一种望山跑死马的无奈

我去他坟头种树 种满山的银杏 等秋天到了 天上地下都是一片阳光的金黄

可一想银杏叶是剧里徐碧城的最爱 又平白生出些嫉恨来

自私地想 唐队不该爱女人 他就该只恋着家国 优雅赴死 “进入一座浸满曙光的坟墓”

可剧里对着女人的他 又是那么地拨人心弦

一望可相见

一步如重城

所爱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

评论

热度(43)

  1. 一一山山而海 转载了此文字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从头虐到尾的糖堆儿啊QAQ